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當前位置:深圳文化網 >> 相約大運閃耀鵬城
古代文人的硯銘情結

  筆墨紙硯是我國享譽世界的傳統文化中的文房四寶,其中硯主要用于研磨、盛墨和掭筆,具有豐富的文化內涵、雕琢精細的制硯工藝以及澀不留筆、滑不留墨的細膩石質,是中國書法的必備用具,被《硯譜》列為四寶之首:“譜言四寶,硯為首,筆墨兼紙,皆可隨時收索,可與終身俱者,唯硯而已。”古代文人多愛硯,有的幾乎到了成癡的地步,如宋代大文豪蘇東坡一生中不但收藏了多方名硯,還寫詩作文對各種硯臺品頭論足,喜愛之情溢于詩詞之中,他“嗜硯成癖”的故事還成了一些畫家筆下的素材。比蘇東坡小十四歲的大書法家米芾亦是愛硯用情至深之人,與得到手的名硯愛不釋手,同床共枕不離左右,留下“米芾索硯”的佳話。

  “硯以銘為貴。”硯銘是鐫刻在墨硯上的文字,是對硯的說明和補充,早在五代時期就已出現,到宋代始具有一定的文學和書法意味,載入四庫全書的《西清硯譜》中就錄有宋代蘇軾東井硯、從星硯、米芾蘭亭硯等硯銘。古代文人將刻硯、賞硯、藏硯等成為一種時尚流行的風氣并沿襲下來,視之為風雅之事,喜歡在自己所鐘愛的硯臺上刻上銘文,揮毫潑墨時不時欣賞,使之墨香馥郁,書法精妙,不但為文房添色不少,還令硯身價倍增。硯銘多以紀年、題名、贊頌、箴戒、述志、抒情、鑒賞、饋贈等為內容,具有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和藝術價值。

  古人所刻硯銘,雖然受地方狹小所限只能寥寥數語,但大多富含哲理,兼具風雅,緣物寄情言志,發人深思。唐代書法家褚遂良曾在一方端硯上刻寫硯銘:“潤比德,式以方,繞玉池,注天潢,永年保之斯為良。”寥寥數語,道出了端硯的輪廓、質地和深厚的底蘊。南宋愛國將領岳飛亦寫過硯銘:“堅持守白,不磷不緇。”引自《論語·陽貨》:“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以端硯磨不薄、染不黑的堅貞高潔的品質來激發自己。

  南宋愛國詩人陸游使用過一方長方抄手形澄泥硯,色呈鱔魚黃。硯底挖空,兩邊為墻足,可用手抄底托起。硯面受墨處為瓶形,瓶口琢為墨池。硯堂部位雖然較平整,但經過無數次研磨之后,留下了磨損的凹痕和陳年墨漬的痕跡。硯緣四周凸起,稍圓。硯面略大于底,兩側自上而下稍內斂。這方宋硯硯身上刻有陸游篆書銘文“老學庵簡書第二硯”和銘印“陸”,此外還留下了清代書畫家高鳳翰、金農、黃易等人的硯銘,可見數百年間,這方澄泥硯曾先后被這幾位名家所擁有,可謂集硯銘之大成者,顯得彌足珍貴。

  高鳳翰為清代書畫家、篆刻家,也是愛硯之人,曾著《硯史》,其所刻篆書銘文是:“出劍南來燕市歸我西亭文字喜,雍正戊申后學高鳳翰銘。”雍正戊申為清雍正六年(1728年)。金農為清中期畫壇“揚州八怪”之一,其隸書銘文為乾隆十九年(1754年)所刻:“仙骨堅,玉之清,子何來,五羊城”,下方楷書字略小,為“甲戌季夏杭郡金農銘于僧廬”。黃易為清代“西泠八家”之一,精于篆刻,其鐫刻硯銘為篆書“陸放翁遺硯”,側銘略小:“嘉慶五年六月黃易題于濟寧官廨之蓬萊閣時年五十有七”。“放翁”為陸游的號,可見黃易在這方硯臺上題銘的時間為嘉慶五年(1800年),也是幾位名家中最后一個在硯上題銘之人。硯額及兩側分別鐫刻有篆、楷、行、隸體等款識共177字,即便是兩側下端的窄狹處,也密密麻麻鐫刻了一些硯銘文字,使硯臺顯得文風古樸,翰墨大氣。硯質細潤柔和,造型渾厚古樸,線條簡潔,刻工蒼勁精美。在一方小小的硯臺上,能集中這么多內容豐富的名家硯銘和多種書法,雅致間,透出濃濃的墨香神韻,可見其深受文人雅士喜愛程度之高。

  “潤澤澄泥濡紫筆,論交潘陸盡華章。”澄泥硯為我國歷史上著名的“四大名硯”之一,與端硯、歙硯、洮硯齊名,史稱“三石一陶”。澄泥硯質地堅硬細密而滋潤,呵之即濕,觸輒生暈,不滲水,發墨不傷筆頭。歷史上,文人雅士皆視澄泥硯為文房至寶,蘇東坡曾以“舉世爭稱鄴瓦堅,一枚不換百金順”來贊美澄泥硯。

  “簡書”是用于告誡、策命、盟誓等的文書,也指一般的文牘,《詩·小雅·出車》中載:“王事多難,不遑起居。豈不還歸,畏此簡書。”“老學庵”為陸游晚年蟄居故鄉浙江紹興時的書齋名,陸游曾在此撰寫《老學庵筆記》。根據硯上的篆書銘文“老學庵簡書第二硯”來看,這方抄手澄泥硯應該為陸游藏硯中的第二方簡書硯。可見陸游在著書撰文的過程中,這方抄手硯曾與之朝夕相伴,留下許多翰墨怡情。

我要評論    
  匿名發表   
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十一选五计划app 足球比分直播500 买彩票猜骰子大小技巧 天天乐百人炸金花棋牌 港彩三肖六码3肖6码 重庆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500 北京pk拾赛车高手论坛 网赌输了5万可以报警不 平1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