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當前位置:深圳文化網 >> 相約大運閃耀鵬城
中國知名雕塑家高孝午:讓藝術夢想更“崇高”些

  澳大利亞國立海事博物館于2018年12月11日正式對公眾開放新展覽“鯊魚與人類”。此展覽以環保為主題,來自中國、新加坡、德國、奧地利和澳大利亞等世界各地的30多名藝術家為保護鯊魚而團結在一起,參展作品包括大型室內和室外裝置、攝影、繪畫、素描、行為藝術、詩歌、影像和雕塑。

  各國藝術家透過多種藝術形式,探討鯊魚保護、海洋保育及魚翅產品的有害需求。其中,中國知名雕塑家高孝午的“再生”系列作品《進化》,在展覽中備受關注。

  高孝午1976年生于福建省三明市大田縣,早期代表作有《標準時代》《城市夢想》《我們這一代》,近年有《軟暴力》《出入》《再生》等系列作品。他的雕塑作品在40多個國家展出,曾榮獲胡潤藝術榜當代藝術特別貢獻獎、首屆新加坡國際華人文化周“文化與藝術大使”榮譽稱號等。

  不甘只做“菜雕”

  與高孝午聊天總是充滿笑聲。說話時,他兩頰的笑肌慢慢提高,兩眼彎成月牙,然后慢慢把笑容收拾起來,還原成一張沉靜、低調、略帶幾分肅穆的臉。這被他人稱之為“高氏幽默”。

  1995年,高孝午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廈門工藝美術學院雕塑系。1999年,他的畢業創作《草原雄鷹》入選第九屆全國美展。這次美展是作為慶祝新中國成立50周年重大活動之一,是當時規格最高、規模最大的國家級綜合性美術大展。縱觀歷屆全國美展,學生作品能夠入選的為數不多,實屬不易。

  大學畢業之后的4年,高孝午在廈門承接城市雕塑、裝飾等相關項目,一直在做只圖工藝不講藝術的“菜雕”,并以此為生。

  顯然,理想和現實差距很大。他想過,終有一天必將遠行,去尋找能實現他夢想的地方,將自己的事業從工藝提升到藝術,讓作品從直觀的形式美深入到社會關懷層面。“說白了,就是讓藝術夢想更‘崇高’些。”高孝午說。

  從上大學起,高孝午共在廈門生活了8年半。他比其他地區的藝術家,更早接觸到社會的急速轉型。艱辛拼搏的生活體驗,刺激著他對周遭環境形成了敏感的觀察力,壓力、困頓等內心感覺也成為他追求藝術創作的原動力。

  2003年,高孝午離開了廈門,來到北京。

  在廈門火車站,他和3位助理大包小包扛著拎著,“破破爛爛”的形象一進站就引起了車站工作人員的注意。“人家過來檢查,結果我們帶的行李超重,被罰了400多塊錢。”回憶起當年的事,高孝午感慨萬千,“最可惜的是,到北京下車時,把專門帶來做雕塑的油泥,還有以前作品的大幅設計圖紙落在了火車上。”

  幸運之神還是眷顧了他。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呂品昌教授看了他的作品后,讓他不必參加筆試、面試,直接進入雕塑研究院的一個進修班學習。

  “對我來說,技術上自認為沒必要非到美院再學一次,但在思想、理念上,這里恰恰給了我最想要的,是一種認知水平的提升,更是一種成熟的跨越。”高孝午說。

  《標準時代》一雕成名

  從廈門移居北京,是高孝午藝術人生的轉折點。2004年結業于中央美術學院雕塑系的他,像許多從外地涌向北京的藝術家一樣,必須面對嚴峻的生存考驗。

  高孝午總是面帶笑容,處處與人為善。他的幽默喜感,不只是流露在臉上,更是貫穿于他的所有作品。2004年,他的系列作品《標準時代》創作完成——上班族的青年男女以低三下四的鞠躬和卑躬屈膝的標準化機械式微笑,來體現標準化的服務。

  評論家這樣解讀他的作品:從工業革命的物質產品標準化,上升到電子革命的人類行為標準化,標準服務意識擴散全球。

  《標準時代》與觀眾見面后不久,一名女孩找到高孝午,表達自己母親有意收藏該系列的作品。女孩說,有一次,她和母親看到一個保潔阿姨正在展館擦拭雕塑,一邊擦,一邊對著這些“鞠躬小人”笑,那一幕打動了她們。

  聽聞其中的故事,高孝午心里暖暖的,這是他第一件被人收藏的作品。

  《標準時代》是高孝午被公眾熟識的“成名之作”,他也由此進入了當代雕塑的核心區,受到藝術界的廣泛關注與認可。正當成功之門慢慢打開的時候,意想不到的是,緊接而來的竟然是一場鋪天蓋地被大量盜版的“仿冒大難”。

  從2004年《標準時代》誕生以來,各式各樣肆無忌憚的模仿和盜版,從中國沿海一路造假到各個角落,甚至到了東南亞和歐洲。這些各式各樣的偽作,不論是從量或覆蓋面而言,都已經遠遠蓋過了原作。這也間接說明了,高孝午作品的藝術價值和受歡迎程度在當時是極高的。

  喚醒思念的情懷

  高孝午自小生長在生態美好的鄉村,敦實淳樸是他的文化地理背景。在家鄉的淳樸自然之風與都市的紛擾躁動之間,高孝午尋找到了自我調和的支點。數十年來,他一直秉持“當下即是”的觀點,在藝術上實踐“凡人藝術”。

  “喚醒最初的自然”是這幾年來高孝午“再生”系列作品意義的內核所系。“再生”作品多以自然界的飛潛動植為主題形象,以詩意、寧靜的形態,通過夸張、隱喻等手法表現自然界的異化幻生,通過“再生”幻化出來的美麗,喚醒人類對最初自然的夢想與憧憬。

  2015年,權威機構胡潤百富特邀高孝午攜“再生”首批作品在新加坡全球首次發布,這充分體現了高氏風格和藝術理念被這個時代所接受,也是其作品藝術魅力和人文價值的體現。

  同年7月,瑞士駐華大使邀請高孝午在大使館舉辦“再生”中國首展,慶祝瑞中建交65周年。活動中,作品在給賓客們帶來一場美妙的視覺享受的同時,也引發了大家對當下社會的關注、批判和反思。

  瑞士駐華大使戴尚賢評價說,在他來中國前就已熟知并且喜歡高孝午的作品,他的作品擁有有趣的形象,卻又讓人深思,其所攜帶的本土性和創造力是無法比擬的。

  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大型“再生——高孝午個展”在廈門展出,這是高孝午13年后與廈門闊別重逢的見面禮。高孝午在廈門整整待了8年半,他對廈門有著深厚的情感。始終關心故鄉的他,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廈門環境變化的關懷,并以“廈門環境”元素融入展覽。

  “對個人情感而言,也表達著對逝去的日子‘不可再生’的紀念。”高孝午說,回到家鄉辦個展,以此來詮釋一位遠離家鄉的游子對那片故土魂牽夢縈的思念。

我要評論    
  匿名發表   
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蜜芽的赚钱模式 捕鱼来了弹头价格表 AG日本武士开奖软件 时时彩最快开奖 新万博 cf手游小丑翻牌技巧 生化前线僵尸来袭官方版 股票涨跌幅计算器 捕鱼大师游戏下载地址 双色球红球最多可以买多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