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當前位置:深圳文化網 >> 相約大運閃耀鵬城
澤畔疾風

  “我欲乘風歸去”“北風卷地白草折”“楊柳岸,曉風殘月”“塞雁高飛人未還,一簾風月閑”……但凡有風掠過人的心頭,總會卷起無數情思與向往,分不清到底是風吹拂了人,還是人召喚了風。畫家筆下的風來得更直觀,無論是松濤萬壑還是雪梅舞鶴,無論是竹林輕搖還是漁舟唱晚,我們都能從那樹梢林間的交錯、那靜物中細微的響動覺察到風。南宋大家夏圭的《澤畔疾風圖》就是這樣一幅作品,它描繪了水澤之畔,山水林木之間,一艘小船送人到岸后正向水深處駛返。

  疾風何在呢?曾有人說這幅畫給人以寧靜、平和的感受,不知道何來疾風之名。我卻覺得“疾風”正是此畫的“畫眼”。反向而行的三人,一個已登岸,他拖著手杖微駝著背往山林方向走;船上的倆人,有一人蹲伏于船尾,另一人正在奮力劃槳。從三人的姿態來看他們都彎著腰克服風力,行走者和劃船者都不是輕松、身軀疏朗的姿勢。近景的大樹在高處也是虬曲錯落,像是風向不穩定的疾風帶來的搖擺和招展。略微皴擦的遠山與云水連為一體,大大拓展了整幅畫的空間感。背對而行的人和小舟更是為此畫增加了一種故事性:這三人是什么關系呢?是送友人歸家還是艄公渡陌生人于湖岸?行路者是遠人歸來還是去造訪他者?澤畔山石聳立草木參差,看不到村落和屋舍,想必這上岸的人還要在疾風中行走多時。年代久遠的絹本看不出這是暮時風景還是朝云湖光,若是暮時風景,那恐怕風疾云聚、天晚欲雪,這走向山林的人怕是要加緊步伐了;而那逆風而行的小舟更是要避開風浪。

  畫家夏圭與馬遠并稱“馬夏”,因為他們的構圖和皴法有很多相似之處,所以素有“馬一角,夏半邊”之稱,意即夏圭常以山角、水崖這樣的半邊小景來體現整體和全貌。《澤畔疾風圖》也再現了他著名的“半邊”結構,畫卷下實上虛,大幅的留白給人以空遠、延伸的感覺。夏圭另有《風雨行舟圖》《臨流賦琴圖》《松崖客話》等作品都傳遞出與《澤畔疾風圖》中相似的風聲。從這些畫卷中我覺得夏圭是一個筆調內斂、克制的畫家,他畫中的“疾風”更多的是那些看似寥寥幾筆的人物內心的溝壑和波瀾吧。畫中水云、山石、草木之間的動靜多半是溫和的,是“唯見長江天際流”一般的浩茫與空靜。這也就是為何有人會認為從《澤畔疾風圖》中并不能感受到那種迅疾、張揚的狂風的緣由吧。夏圭是受過良好畫院訓練的畫家,也是深得文人畫“平淡天真”之意的畫家,他當然明了疾風過林,重要的不是萬木彎腰、水云變色,而是人在其間如何行進。雖然他和歷代許多畫家一樣,將人物置于山水之一角,他們面對自然是那么渺小和孱弱,但他們終將克服疾風,走向山川或彼岸。

  《澤畔疾風圖》中遠山和近景的呼應一目了然,像是風中相互應和的樹冠。反向用力的人物,也構成了呼應,讓整幅畫既有動態的延展,又有隨風收縮的感覺。這不僅是畫家成熟的筆觸所致,也是風帶給藝術家的啟示。正如宮崎駿在《起風中》里講述的,人們不僅能感到風的流動,還有馭風而行的夢想和渴望。有的人實踐著馭風的夢,發明了飛機,讓人們能夠日行千里。有的人在畫卷上、文字中御風,那些疾風或微風,穿過了時空的密林和水泊;數千年后,落在聽風的人心上,依舊會蕩起漣漪。

我要評論    
  匿名發表   
上海快三开奖视频 中国福利票老时时 时时彩五星定位胆规律 腾讯欢乐麻将 快乐赛车计划全天在线 dafa888网页版登录 波音平台 重庆时时彩2.1版本安卓 白沙娱乐场app 足彩初赔秘诀 吉林时时开奖纪录